镜世

The Secrets (斯佩德x綱) 05

千葉玥:

走進了黑色的大門,綱吉還沒有見到裡面的人就開始連連咳嗽,一種難以言說的氣味瀰漫整個房間,抬起頭後從被眼淚模糊的視線中可以看見站在桌邊的某個人影,吐著的菸霧很明顯來自他手上的那隻雪茄,眼前的男人有些年紀但沒有絲毫年邁的感覺,淡藍色的雙眸和微微凹陷的雙頰讓他看來很不好相處,頭髮往後梳起顯得刻薄,但一看他的站姿或身上散發的氣氛就能知道他是有某種程度地位的人。

「”我把他們帶來了,陸奇諾,喬托這次還是沒有來。”」艾爾默斯一走進房內就說,來到桌邊自然地接過對方順手遞來的雪茄,用口袋中的火柴點火,「”來的人是斯佩德,戴蒙‧斯佩德,你還記得吧。”」

「”喬托那傢伙又避不見面了嗎…哼。”」叫做陸奇諾的男人轉過頭來正眼瞧了一下斯佩德後視線便挪到了綱吉的身上,停頓了一會兒,「”這個小毛頭是誰?那傲慢的眼睛還有那張臉讓我想起五年前的喬托,那個傢伙這次又派了莫名其妙的人過來了?之前叫做納克爾的傢伙難道沒有好好傳達我說的話嗎?我應該說過如果沒有親自見到喬托過來就休想我們提供任何東西。”」

「”你也知道喬托的個性,他是不會聽你說的話的。”」艾爾默斯靠上桌邊,面帶嘲諷的轉向進來的斯佩德和綱吉,聳聳肩,「”就只有他們,想抱怨就跟他們抱怨吧。”」

「”您好,陸奇諾先生,我們好像自從上次在彭哥列見過面後就沒再見了吧。”」
斯佩德露出了一個令綱吉十分不習慣的溫柔笑容,恭敬的彎身,雖然綱吉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講些什麼,但斯佩德的態度和平時截然不同,反而讓人有種虛偽的感覺,綱吉連忙跟著一起彎腰。

「”我一點也沒有興趣和你們這種低等階級的人講話,要就讓喬托那小子親自來見我——他以為他現在可以自由地做他的彭哥列首領都是靠了誰?還不是因為我們家族在背後支撐著。”」
陸奇諾用冷淡的目光掃過斯佩德的臉,其中毫不隱藏的顯露著輕視,那是一種讓人感到難受的眼神,誰也不會希望別人用那樣的態度對待自己。

但斯佩德卻像是什麼也沒感覺到一樣的直起身體,帶著笑。
「”陸奇諾先生,首領是因為某些重要的事情在身所以才無法親自前來,他特別吩咐我們向您問候,當然如果有什麼需要的我們也會試著配合,只希望我們之間能合作愉快,”」斯佩德的語氣一轉,突然把話題投向綱吉,「”這位澤田先生是首領指定的人選,這張臉和首領很像吧,肯定也是一個『彭哥列』,但他的身分不明,各種失禮之處還請您不要見怪,但這次首領就是為了將他介紹給您認識才派我們代替前來的,或許您會知道他來自哪裡?”」

「”這小鬼也是我們家族的人?”」陸奇諾審視著綱吉,剛剛那充滿厭惡的態度稍微淡去了一些,一談到自己家族的成員陸奇諾的態度多少會有些改變,「”雖然臉或許是很像,但我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人存在,他不是義大利人吧。”」

「”或許請人調查一下會有些頭緒,但是這不妨礙我們這次的任務,陸奇諾先生,之前說好要交的貨物由我們帶回去後再好好調查則田先生的事情怎麼樣?”」

意圖要轉移注意力的斯佩德大概沒想到陸奇諾不如他過去來往的貴族那般高捧幾句就會心滿意足,或許是企圖被發覺了,陸奇諾的臉很快就冷下來。

「”我說過要由喬托親自過來跟我見面我們才會交貨,這點我可沒打算改變。”」
氣氛一下子變得冰冷,斯佩德殷勤的態度一下子切換,連同周身的氣氛也產生變化,他似乎懶得再繼續說些好聽的話,口氣變得桀傲不馴。

「”別忘了現在是艾爾默斯掌管這裡,你並沒有實際的決定權,實際上我們根本不需要給你情面,陸奇諾,我是看在首領的面子上才會禮讓你。”」

「”哈,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小鬼,”」陸奇諾指著斯佩德的臉,就算綱吉聽不懂也知道他們之間的氣氛變得很僵硬,「”喬托就是會派你這種無禮的人過來,難道他就沒有像樣一點的部下嗎?除了G以外都是些來路不明的傢伙——對了,聽說你還是貴族出身吧,他們是不會先教好你我們這一行打招呼禮儀對吧?我們可是黑手黨,對你們這些靠金錢養出來的貴族沒什麼話好說的,我們可是靠自己的雙手賺取金錢。”」

「”……我果然和你不合呢,我挺喜歡黑手黨的,但是就是無法喜歡你。”」斯佩德冷笑出聲,身上隱約透出殺氣。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陸奇諾,很久以前他曾在彭哥列與這男人見過一次,喬托也在場,當時就知道這個人並不好惹也不容易取悅,但偏偏他曾經是彭哥列本家的一家之主,在喬托創立自衛隊並讓彭哥列作為一個黑手黨出現在眾人面前後,後儘管他照著喬托的意思讓喬托成為首領,卻沒有減低自己在家族中的影響力。

喬托也因為不喜歡太過依靠家族的力量來組織黑手黨,才刻意疏遠自己的本家。

「”澤田先生,告訴我。”」突然陸奇諾竟向一句話也沒說的綱吉搭話,讓綱吉彷彿驚醒般跳了起來,「”出身和自己沒有一點共通處的人,可以說我們的世界有天壤之別,像這樣從一開始就無法信任的人又怎麼可能跟我談什麼交易?就連談話的意義也沒有,難道不是這樣嗎?你們還是滾回去叫喬托那小子來見我還比較快,我沒什麼好對你們說的。”」

「這樣不行的。」話一下子脫口而出,「…啊。」綱吉摀住了嘴。
即便聽不懂對方問自己什麼,要理解從來沒有學過的義大利與對綱吉而言太過困難,但或許是直覺又或者只是感覺到這不安的氣氛,他想也沒想的下意識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他只知道對方肯定是不滿斯佩德和自己作為代理者來這裡,因為從一見面開始氣氛就不怎麼好,那輕視的聲音還有態度都顯示著他對斯佩德出身的不滿,就算不需要聽懂他們談話的內容也能輕易地察覺那深刻的歧見。

這讓綱吉稍稍有些難受,例如身為貴族的埃琳娜小姐也是一個十分溫柔又聰明的人,即便斯佩德本身是有些奇怪,但被人這樣輕視並用拒絕的態度對待,綱吉在一旁看著還是有些難受。

艾爾默斯向陸奇諾解釋了綱吉聽不懂義大利語的事情並翻譯了綱吉的回答,但陸奇諾沒有生氣反而是用有點好奇的神情直盯著綱吉看,綱吉很快意識到對方是要他繼續說。

「……我認為您如果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要接受我們的拜訪,那麼不管過多久都無法接納我們,難道不是只是在找麻煩嗎?…我、我的意思是…」綱吉猶豫著該怎麼說,他緊張得覺得要昏倒,特別是斯佩德和艾爾默斯還有陸奇諾都在看他,連他都覺得自己遣詞用字有點不客氣,「…希望您可以不要抱著成見跟我們談話……而且如果拒絕我們的請求造成彭哥列出事情,對您也沒有什麼好處啊,我們都來這裡了卻被趕回去,這樣感覺不是很好……」

綱吉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不曉得對方到底是不是問自己這個問題的狀況下,他回答得很沒有把握,也許他根本就搞錯了對方的意思,而且他後來想想自己其實說了相當失禮的話,更像是在威脅對方。

但他發覺當艾爾默斯翻譯給陸奇諾聽的時候,對方的表情並沒有顯得不快。

「”身為一個新人居然敢對我說這樣的話,你還是第一個。”」陸奇諾突然笑了,「”難道這是在威脅我?……不過這麼一說似乎還有些道理,確實,要是我拒絕你們後彭哥列出了什麼事情肯定會有人怪罪我吧——事實上,喬托那個小鬼就是看準這點才會這樣肆無忌憚,難道他以為我不知道嗎?就是這樣我才要他親自來見我!”」

陸奇諾的眼神微微一沉,他重新將視線對準沒有絲毫笑容的斯佩德。
斯佩德連偽裝也懶得做,對他而言陸奇諾要不要接受他們的拜訪其實無關緊要,即便失敗了也無所謂,反正只要能向喬托交代就行了。

「”好吧,我就勉強接受這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斯佩德有些吃驚地瞪大了眼睛,不曉得對方為何態度突然放軟,「”你可要感謝你旁邊的那個小鬼,斯佩德,不然我可是一點也不想和你們這種貴族出身的人有什麼瓜葛的,我可是最討厭你們這種人。”

「”……非常感謝。”」不甘不願又半信半疑的斯佩德回答。

「”就交給你去辦吧,艾爾默斯,條件談妥之後再和我說,讓人去把新到的貨交給他們。”」陸奇諾低哼,艾爾默斯點點頭離開了桌邊走向綱吉和斯佩德的方向。

「喂,帶你們兩個去準備好的房間,要談妥條件還要幾天的時間吧。」艾爾默斯說完就踏出門,綱吉和斯佩德也跟著他的背影離開那個讓人難以喘息的房間。

「那老頭似乎挺高興有人敢反抗他的,真不曉得他怎麼想。」艾爾默斯才走出房門就對綱吉說,「你倒是非常走運啊,我從沒見過這麼幸運的人——就好像喬托一樣。」

「那是什麼意思?」綱吉愣了愣,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

「喬托也是每次都很驚險,談判也好戰鬥也好,他常常不按常理出牌,但不知為什麼總能夠在最後解除危機,所以才會有那種喜歡亂來的個性,」斯佩德解釋,難得地對綱吉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你還真是幸運啊,真的,沒想到你竟然可以說服那個討人厭的老傢伙。」

綱吉懵懵懂懂的其實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但總之看來交涉是順利踏了一步。
斯佩德一路則是若有所思的模樣,他也不太清楚為什麼由自己來做這種任務經常都無法順利,大概是因為他總是很快就失去耐心,又或者是偽裝的面具常被他人感受到,即便看不透他的偽裝人也能夠感受到情感的虛假,所以才總是不成功吧。

埃琳娜對這類交涉的事情也得心應手,但斯佩德就是做不到。
他想這是因為自己本身的內心與他人差距太遠,所以才無法揣測他人的心思也沒有興趣揣測。

「斯佩德先生,還好嗎?」綱吉擔心的聲音傳來,好像是看斯佩德很久沒有開口說話。

「啊啊,」斯佩德自嘲地彎起嘴角,「我只是沒想到喬托派你過來幫忙竟會真的幫到忙,果然那個傢伙還是相當的深不可測啊,是不是他都算好的呢?」

不只是喬托,他覺得綱吉也是不容小看。
即便像是誤打誤撞,但還是突破了僵局達成第一階段的任務,這都是因為綱吉說的話。

「吶,綱吉。」
「是?」

「…從明天開始我教你說義大利語吧。」
「欸…?等……」

斯佩德說完後看著綱吉那吃驚的呆愣表情便伸出手壓上綱吉的頭頂,那觸碰讓綱吉不知所措,然後目睹斯佩德走進艾爾默斯分配給他們倆人的單獨客房,一會兒便消失在門的那一側。
綱吉來不及反應過來,儘管望著緊閉的那扇門,心情變得雀躍起來。


















綱吉不習慣的拿著沾墨水的鵝毛筆,對於書寫還是相當不順利,他自然無法問斯佩德關於羽毛筆的用法,但他想斯佩德肯定把他那生疏的動作全看在眼底了,什麼也沒有問讓綱吉相當感謝,大概是由於斯佩德曾經承諾綱吉不管他進到彭哥列有什麼目的,只要不是會傷害埃琳娜或彭哥列那就沒有關係——綱吉帶上一抹微笑,其實斯佩德比他所想的更加親切。

不如說教了他一些義大利語基本常識的斯佩德讓他覺得好相處多了,雖然對方還是經常喜怒無常,耐心教他一會兒後又感到沒趣扔下他一個,這行為反反覆覆讓綱吉有些摸不著頭腦。
綱吉現在正是在想辦法記起今天學會的東西,抄寫著某本義大利文的書上的簡單單字,在三個月內要把義大利語學起來像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這是首領的命令,無法違背。

「小鬼,」門邊突然響起聲音,綱吉轉頭就看見艾爾默斯站在那裡,「到中庭來一趟,要點收貨物了你也過來看。」

「斯佩德先生已經過去了嗎?」綱吉問著一邊跟上去,但對方沒有回答。

他們來到中庭就看見一輛蓋著布的推車,乍看上去像是街上賣東西的普通小販,但掀起那塊布後看見的是成捆長形的槍疊在一起,斯佩德早就在那邊並且反應相當快速的走上前去拿起其中一把,綱吉則是有些傻住,不曉得這些所謂的『貨物』是打算做什麼。

「這是最新的?」似乎頗有興趣的問,斯佩德的手指輕撫槍身。

「俄羅斯來的步槍,要弄到手可不容易,花了一些功夫才買下來,哼,這麼大量可是大手筆。」艾爾默斯笑著,順手就拿起一把突然對準綱吉的方向讓綱吉嚇了一跳,但隨後又扭轉開來朝旁邊的空地發射一發,「都是好的,想要的話可以挑一把試試看。」

說完就隨手把剛剛發射的那把槍放到綱吉的手中,綱吉接下後只是愣愣地盯著。


「還有這個,這可是最新來的貨,博查特C-93,量不多可別浪費隨便使用了。」

「但比起以前的好像有些重啊。」斯佩德接過艾爾默斯手上那類似手槍模樣的槍枝晃了晃,綱吉不太清楚那是不是手槍的緣故是由於那看起來和他所認知的『手槍』有很大的不同,「感覺如何?你從剛剛就一語不發的,別忘了喬托把戒指交給了你,不好好看著貨物可不行。」

「但、但是我對槍什麼的不太有研究,那個……這個我還要拿著嗎?」手中捧著步槍感覺相當沉重吃力的綱吉問,只希望快點把槍還給那兩個看來頗有興趣的人手中。

發現綱吉一點興趣也沒有甚至還有些害怕的樣子,斯佩德忍不住笑出來,綱吉和他所認識的人都不同,作為一個黑手黨的男人卻對這樣的槍械毫無興致,那惴惴不安的表情都讓人想同情他了。

「給我吧,反正你也不需要用這種東西吧。」斯佩德取回了綱吉手中的槍,綱吉馬上大大喘了一口氣,「……真懷疑你這樣可以戰鬥嗎?別到了需要的時候派不上一點用場。」

「唔…我、我會努力的。」綱吉有些許沮喪的說,抿了抿嘴。

「不打算用槍的話要怎麼戰鬥?對了,我一直很在意一件事情,你還很年輕吧?根本就是一個小孩,我以為喬托一直以來挑選夥伴都是謹慎的,應該不至於缺人到去找像這樣還沒長大的傢伙來當同伴才是。」

「因為他不需要槍來戰鬥,艾默,澤田綱吉可是和你們一樣的怪物——不懂嗎?他也會用火焰。」斯佩德低笑了一聲,看艾爾默斯臉上那詫異的表情,這是可以預料的反應,「加入彭哥列的戰鬥就和喬托勢均力敵,別小看他啊,到時可是會吃大虧的。」

儘管這麼說,斯佩德的語氣卻相當隨意,也沒有很看重綱吉的意思。

「我們是怪物?」艾爾默斯把槍放回了車子中,「可不想被你說啊,你那讓人忌諱的能力我們家族的人可是做不來的,我可是相當討厭你那種莫名其妙的能力呢,讓人無法相信。」

「啊,是嗎,這真是最好的讚美了。」揚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斯佩德的表情看不出喜樂或厭惡。

但綱吉不怎麼喜歡這些談話,他揪住了衣服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在一旁靜靜聽著。
清點完貨物的數量後艾爾默斯離開了,僕人們開始幫忙將槍械收進麻布袋中並重新把偽裝做起來,這時只剩下綱吉和斯佩德兩人站在一旁。

「斯佩德先生的力量…果然是指幻覺嗎?」
「嗯?」斯佩德挑起眉,「啊啊,是啊,除了那個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嗎?哼,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很討厭我這份能力,但我還蠻喜歡的,至少這能力讓我可以自由自在地過日子。」

隱藏或者偽裝都很容易,這因為有幻術他才能夠熬過作為貴族生活的那段日子。
即便天生就有這份能力的他做為一個術士被他人所厭惡,他自己卻很滿足,反正他本來就沒有想要追求除了埃琳那之外的認同者。

「但我並不討厭這份力量呢。」

斯佩德聽見綱吉喃喃自語地這麼說,難得認真地看向他,只見到綱吉朝他投以微笑。

「其實我有個朋友也會這樣子的力量,確實一開始覺得有些可怕,不過在戰鬥的時候真的很可靠,」綱吉由衷地說,有好幾次都被骸的力量所救,看著斯佩德有時會忍不住想念起那傢伙,大概是因為同屬於霧的關係吧,「有特別力量的人存在真的太好了,才能做到我無法做的事情。」

斯佩德一段時間沒有說話,只是若有所思的低下頭。
直到綱吉都覺得這沉默有些久得令人尷尬時,斯佩德才終於開口。

「……你真的很像喬托,就算氣質或說話的方式都不像,但果然在某方面總給我和那傢伙一樣的感覺,」斯佩德緩緩開口,他的表情竟帶著一份無奈的笑,以及自嘲般的眼神,「說些好聽的話、自以為是又傲慢……」

十分冷漠的那雙深藍色的眼眸此刻只反射出冰冷的光輝,讓人看不透他的情緒。

「所以我才最討厭像你這樣的人。」














又降到了最冰點,綱吉很不適應這種尷尬至極的氣氛。
兩人坐在運貨的拉車的尾端回程時什麼話也沒說,只有前方艾爾默斯的部下載他們行駛時嘎搭嘎搭的車輪聲響,在被那樣說了之後要向對方搭話實在需要很大的勇氣,綱吉也沒有那樣的心思,只剩下沮喪和挫敗感。

他或許是想要取悅對方,畢竟在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他認識的人也就只有少數,即便喬托對他相當親切,但也是無法經常見面的人,所以綱吉自然而然想要和身邊最近的人拉近距離,斯佩德就是其中之一,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嘗試似乎都不太成功。

喬托交代的義大利語也是自從那次斯佩得說要教他以後學了幾天,然後就沒進展了。
到了載著貨品回程的現在,必須兩人獨處讓綱吉有點不自在。

他們就這樣彼此沉默著回到原本的基地,當他們下車時阿爾貝馬上出來迎接他們,然後讓幾個僕人協助搬運那些貨品。

「埃琳娜小姐和首領一起出去了。」

「這樣啊。」斯佩德得到答案後看起來有點不高興,眉毛明顯的皺起。

「啊,斯佩德先生,我……」想要說些什麼的綱吉話還沒說完,對方就已經跨步走進門內,絲毫不願意理會他的叫喚,阿爾貝在一旁有些同情地看著綱吉。

斯佩德的難以相處是眾人皆知的,阿爾貝即便已經在這裡工作許久也無法變得親近。
不管是誰只要接觸過那個人善變的個性還有冷漠的態度,很自然就會放棄再去跟斯佩德打好關係,因為要是那麼做就太花精神也不一定能得到回報,但看來綱吉現在還沒有意識到這點而還在努力著——很快就會放棄了吧,阿爾貝想。

「啊,是綱吉,你們回來了啊!」這時候一個朝氣又溫柔的嗓音喚著綱吉的名字。

綱吉轉頭看見一輛看來像是三輪車的奇怪車子從道路那頭行駛過來,那車子是坐在旁邊的喬托操控的,埃琳娜則是高興地朝他揮手,然後車子便在他們前面停下。

「這、這是什麼啊?」
「嗯?啊,難道日本沒有嗎,是汽車喔。」
「因為很有趣所以買了一台,但價格倒是挺昂貴的。」喬托補充,他一直都喜歡新奇的東西。

綱吉一愣,眼前的『汽車』只有三個輪子,看來僅能容納兩人的座位,座位旁還有著奇妙的把手以及前方一個像是方向盤的東西,這麼一說確實有些像他所知道的汽車,但果然還是很奇妙,畢竟這輛『汽車』是露天的,更像大型的三輪腳踏車。

「你回來了,綱吉,一切平安真是太好了。」喬托跳下車後用溫和的表情望著綱吉,然後自然的上前輕輕擁抱他,這行動令綱吉身體僵硬卻感到溫暖,而喬托的態度則依舊自然。

「今天埃琳娜小姐和喬托先生一起出去嗎?」

「是啊,難得的好天氣就想出去逛逛呢,和喬托一起也從來不會覺得無聊。」埃琳娜笑著,然後有些在意的左右張望,「戴蒙呢?」

「他先進去了,應該在房間裡面吧。」

綱吉回答,但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怪異所以很快被注意到了,首先注意到的當然是喬托。
「你怎麼了嗎?看起來很沮喪,和斯佩德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沒有啦,什麼也沒有。」綱吉搖搖頭,因為他聽出喬托語氣間那輕微的不悅,不知怎地綱吉很怕喬托會另外對斯佩德說什麼,如果因為這樣讓斯佩德以為是自己偷打小報告而更討厭他的話,絕對不要。

「被戴蒙說了什麼吧?那個人就是這樣的,很難相處吧。」埃琳娜苦笑,好像早知道綱吉和斯佩德發生了什麼事情,雙手合掌,「但是請不要討厭他,他只是不太擅長與人親近而已。」

「……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跟斯佩德先生相處了一個多禮拜的時間還是感覺很困難……」

綱吉猶豫地說出了自己的感覺,明明和喬托或是埃琳娜都可以自然的聊天,也覺得親切,特別是喬托,他們就好像以前就認識那樣非常快的就熟識起來,可是一面對斯佩德綱吉就有種說不出的無力,現在甚至有點害怕去跟對方搭話。

「他說了什麼?」喬托問。

「……他說他討厭我這種人,因為有些地方和、和喬托先生很像……」

「和我一樣?」喬托驚訝的出聲,綱吉馬上臉紅起來搖搖頭。

「不、我說了什麼、不是這樣的,只是比喻而已,當然不可能和我一樣,因為喬托先生和斯佩德先生關係其實很好吧?」

就算是綱吉也感覺得出來斯佩德對喬托有著尊敬之情,也是真正的把他當作首領看待,光是戰鬥那天斯佩德上前打斷戰鬥並阻止綱吉的時候就可以感覺到他對喬托的心意,所謂的討厭應該只是一種比喻,只有對自己是真真正正的『討厭』才是。

「嗯——那傢伙真的這麼說了?」喬托輕笑了出來,口氣帶了一點調侃,這讓綱吉有點困惑。
「呃、是、是啊,說我有點像喬托先生所以討厭我,儘管之前也說過類似的話,但這次說得很明確…所以……」

「哈哈…呵…」埃琳娜居然也笑起來,綱吉莫名其妙地看著紛紛露出笑臉的兩人,不懂這有什麼好笑的,埃琳娜抬起頭解釋,「綱吉…斯佩德如果真的那麼說的話,那就表示『喜歡』喔。」

「是啊,斯佩德如果真的這麼說的話,」喬托也同意的點點頭,雖然由本人來說這種話通常有些奇怪,但不知為何喬托的自信讓這句話有了真實感,「該怎麼解釋呢?因為他是相當喜歡我和埃琳娜的,如果他真的說了你很像我的話,那絕對不是討厭你的意思。」

「因為是戴蒙所以沒有辦法嘛,呵呵,他就是這種個性。」埃琳娜聳聳肩,看來她好像放心了,本來還以為綱吉和斯佩德是不是真的吵了架,沒想到比她想像中好太多,「你如果跟他相處久就會知道的,像我和喬托都已經習慣了。」

「那是…真的嗎?」

「他相當喜歡溫柔的人喔,綱吉。」埃琳娜溫柔的摸了摸綱吉的頭髮,那柔軟的褐色,明亮的雙眼,綱吉看起來就像是小動物那樣讓人覺得可愛,埃琳娜總覺得像是多了個弟弟一般,「因為和他本人差距太遠所以不擅長說出口,畢竟他的個性本來就有些彆扭,偏偏卻喜歡和他自己完全相反的類型,特別是坦率而且溫柔的人——沒事的,肯定可以好好相處的。」

「是、是!!」

綱吉大大的被鼓勵了,儘管沒得到斯佩德本人的任何證實,但埃琳娜這麼說後他總算恢復了一點自信心,本來鬱悶的心情也隨之散去。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如果不是喬托和埃琳娜想安慰他而說的話就好了。
這樣的話他就還能再努力試試,至少在他能在這個時代做些什麼以前努力和那個人稍稍拉近關係,這麼一來肯定可以改變這時代的一些事情吧,他來到這個時代的事情也才不會白費。











TBC

评论

热度(58)

  1. 镜世千葉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