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世

The Secrets (斯佩德x綱) 00

千葉玥:

戰鬥後變得寂靜下來的空氣,那個即將要消失的男人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他確實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傷害了許多人,可是綱吉聽著他口中所描述的那份愛戀卻無法真正討厭他。被深愛著的存在所背叛,那樣痛苦的感受綱吉未曾體會過,但是他卻很清楚無法挽回的那種後悔情感。


執著於彭哥列而捨棄了自己的身軀,靠著附身不斷改換肉體留存到了現在,只是為了能夠親眼見證變得比任何存在都更強大的彭哥列,希望那麼做就可以彌補內心的遺憾,這樣掙扎的那個男人事到如今反而令綱吉感到一絲的憐愛……


但是,已經無法幫助他了吧,不,他的痛苦並不是我可以消除的。
 而是只屬於那個已經離開的女孩。
 那麼至少希望他在消失以前能夠明白只存在於記憶中他的愛人真正的心意。


「埃琳娜小姐…真的喜歡那樣的彭哥列嗎?」輕聲地說出內心最真實的感受,沒有參與對方的過去的自己說這樣的話或許有些傲慢,但他還是無法停止自己,「靠恐怖的力量支配他人,對弱者的心意不是連一點也沒有嗎?」


「澤田綱吉!!那你又明白埃琳娜的心意嗎!什麼都不知道的你!!」


「我明白喔。」


脫口而出的答案讓那個男人沉默了下來,那雙深藍色的眼睛即使在戰鬥中也從未如此強烈的注視他,就好像在等著他的話語,在期待著同時卻也反抗著。事實上這個人也是知道的吧,綱吉想,明明比誰都更了解埃琳娜的人就只有他,所以他一定是知道的,只是無法釋懷,對於失去的摯愛怎麼樣也無法忘記那份悲痛,無法原諒自己。


「她在感謝你。」


靜靜的空氣中不再是死寂的冰冷,而是參進了一份溫柔而灼熱的什麼東西。
 不一會兒,綱吉看見從斯佩德的眼睛中緩緩淌下的淚水,這或許是第一次綱吉看見真正的他,肯定不是一開始就是那樣兇惡、手段殘忍的男人,正是因為有著很深的愛情才會產生強大的恨意,正是他比誰都更溫柔更深愛那個女人的證明。


「埃琳娜…請妳原諒救不了妳的…我……」


淚水,流下臉頰,斯佩德感覺他已經知道答案了。
 此刻對自己的消失竟會沒有感到任何的懊悔,他沒想過自己有一天居然可以用這樣沒有遺憾的心情消失,迎接終結,在這段漫長的時間他沒有一刻忘記的仇恨卻因為澤田綱吉那樣簡單而毫無根據的話語所溶解,那一定是因為澤田綱吉像極了他和埃琳娜曾經都深深喜愛著的首領,一定可以重新創造出被他親手改變之前那個他們所深愛著的彭哥列吧。


「斯佩德,你——」


綱吉眼看著那個人的身體就要消失了,他知道那個時間就要來臨。
 他胸口有一股衝動致使他向前踏了一步想要去碰觸對方,對方望著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而就在消失的一瞬間他朝綱吉伸出了手就好像是想要回應他真誠對待他的這份心意。
 像是想要抓住綱吉的手。


明明不可能抓住的。
 但很奇怪,綱吉往前伸手時卻覺得好像碰到了早已經變得透明的那隻手,溫熱的體溫傳入胸口深處,如果他可以有任何辦法幫助這個男人就好了,就算有人說他偽善也沒關係,這樣的心意並非是虛假的。因為深愛的人死去而痛苦的活了這麼長的時間,卻必須就這樣消逝,眼前這個愚蠢又可憐的人,綱吉的心中突然對這個人充滿了感情,想要幫助他,想要讓他能夠變得幸福。


手上的指環突然發出了溫柔的光芒,綱吉因為那絢麗的光線而閉上了雙眼。






**************






冰冷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全身都溼透,他無法使出力氣來。
 大概是戰鬥完傷口開始疼痛起來了,也可能是冰冷讓他耗盡了力氣,他靜靜地趴在地上等待著誰過來,時間慢慢的流逝,體溫變得更低,這使他的意識昏昏沉沉時醒時暗。


最後,有一雙溫柔的手碰觸了他的臉頰,那是一雙屬於女性的十分纖細的手。


「啊…怎麼會在這裡呢,這個孩子…柯萊多,幫我把這孩子搬上馬車好嗎?他很虛弱應該沒辦法自己站起來,而且全身都是傷……」溫柔的女性嗓音令人安心,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對方一定不會傷害他,好像他們認識一樣。


「但、但是小姐,」有點著急的男生的聲音傳來,「如果這樣做的話,到時候斯佩德先生會怎麼說呢?他是個陌生的男孩,這樣簡單的帶回家族的話……」


「他還是個孩子,不會有事的。」女人柔和的輕笑,手指輕撫過那男孩濕潤的褐色劉海,「好漂亮的頭髮,感覺是個可愛的孩子呢,但是孤單一個人倒在這邊一定是碰到了什麼事情吧,全身都好冰冷不能夠就這樣放著,反正斯佩德對我的任性也早已經習慣了。」


「小姐……」
 「你如果不願意揹的話,那就由我來揹好了。」


大概是那句話動搖了僕從,男人總算是蹲下來將男孩扛上肩膀。
 男孩很輕,身上穿著的衣服很奇怪,而倒在這種地方也很可疑,身上的傷口看起來毫不簡單,不過既然上司說了要將這個男孩帶回去,柯萊多也無法反抗。


儘管埃琳娜不像個黑手黨也不曾拿身分地位來使喚他們這些部下,但柯萊多知道自己遵從了埃琳娜的命令之後,等待他的將會是斯佩德的抱怨,而那個相當冷酷又善變,只對埃琳娜的事情特別溫柔的男人並不是一個很溫柔的上司。他忍不住無奈地輕嘆一口氣。


如果是那個不問身分、不問過往而廣納夥伴的首領,或許也會同意現在的做法。
 因為他正是喜歡上埃琳娜那總是喜歡幫助人的個性,知道她的內心善良,甚至到了有些天真的地步,同時也知道她期望離開原本的家族的願望,才會主動邀請她進入真正的『家族』。


『彭哥列』
 雖然還不是很大,才剛剛起步,但也是一個黑手黨,在這個地區頗有名聲。
 他們都認為如果有首領在的話,這個家族總有一天會變得更強盛,甚至能夠保護整個西西里,這並不是虛妄遙遠的事情,如今他們都打從心底期盼著。


不過言歸正傳,果然讓斯佩德知道他們把陌生的男孩帶回去還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偏偏埃琳娜一旦決定了什麼就很難讓她打消念頭,而且直到柯萊多把男孩搬上馬車為止都還不清楚這男孩的底細。
 會擔憂害怕這樣一個年輕男孩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傷很不正常,衣服打扮很不正常。
 而最不正常的恐怕是那張臉。


所幸因為這樣,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這男孩似乎都不是他們可以輕易放下不管的對象。






tbc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