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世

The Secrets - Exist In Me (斯佩德x綱) 02

千葉玥:

16.5改變的時空


 


『綱吉…?我、我還可以撐下去的,阿爾貝他…先救阿爾貝,還有你的指環…』


 


『他經死了,埃琳娜小姐…已經沒辦法救他了…而且指環什麼的…妳先上來我再去拿就好,快點抓住我的手,快點!』


 


那是千鈞一髮的危機,綱吉靠在崖邊緊抓著埃琳娜的手,如果他稍微鬆懈,也許兩個人都會一起掉落深淵,和阿爾貝一起消失無蹤。斯佩德是知道的,阿爾貝.夏吉,在他所熟悉的歷史中這個男人背叛了彭哥列,並且利用埃琳娜對他的信任製造彭哥列空隙,引來弗盧卡的軍隊,那些人攻進埃琳娜所在的城堡,在防守力量不足的絕境下,埃琳娜因為一場爆炸而死去。


 


然而,斯佩德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罪魁禍首竟在這個地方就停止了腳步。


因為澤田綱吉的出現,這個時空的歷史已經改變了,出現了嶄新的道路。


 


斯佩德握住手中的指環,光芒一瞬間消滅,恢復了黑暗。


暫時沒有辦法離開這個時代的軀殼的他,只能透過指環所夾帶著的記憶來得知事情的經過,這個指環隨著阿爾貝一起掉入海中,本應該是再也找不回來的,但很奇怪的是,他可以感受到指環的存在,就好像與他的存在緊密連結在一起。


 


他原先一直不太明白為何像自己這樣的人可以回到遙遠的過去,這是他長久以來一直渴望卻做不到的事情,但與綱吉一戰之後卻來了一切悲劇都還沒發生的時代,他心愛的女人還活著,他曾經的朋友也仍活著,對於這個奇蹟他一直都想究明原因。


 


但一直到現在,當指環回到他的手上時,他突然開始明瞭其中的緣故。


在他漫長而充滿憎恨的人生中一直以來的願望是能夠拯救他失去的愛人以及復仇,他獲得夜之燄的力量,擁有可以改換身體、穿越空間甚至治癒細胞的強大能力,但這股力量卻沒有辦法讓他返回過去的時空,或許是因為他最終選擇了仇恨,正因為懊悔不可挽回所以才存在憎恨,若沒有了仇恨,夜之燄的力量將會消失,自從他選擇了夜之燄的那一刻起,也就等於否定了彭哥列指環,放棄了和他的同伴們共同傳承時空的那條道路。


 


但彭哥列指環一直都具備著跨越時空傳承的力量,在指環中寄宿著記憶與時間,當綱吉打倒了他,並且在最後一刻向自己伸出救援的手,或許指環因此而回應了綱吉以及自己的願望吧,指環和自己的夜之燄第一次產生了連結,而有了強大的力量,那股力量具備著跨越空間以及時間的特性,才將他們帶到了這個時代——而如今,只要身在這個時空,指環和斯佩德就是一體的,只要一方不消失,另一方也不會消失。


 


因此,斯佩德憑藉著夜之燄的力量,便能夠讓綱吉丟失的指環再次回到自己手中,可惜綱吉並不知道這個事實,也不知道他一直追求著想要回家的力量其實就掌握在斯佩德手中,只要斯佩德願意,便能夠憑藉意志送綱吉回去。


 


『但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回去……』斯佩德深深嘆了一口氣,在黑暗中闔上了雙眼,他的聲音帶著些許愧疚,『你擁有可以改變的力量,就算是為了埃琳娜,我也沒辦法讓你回去。』


 


以前的他或許不會有這種罪惡感,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對綱吉產生了這樣的感情。


斯佩德待在這個孤單而寂寞的黑暗之中可以感覺到這個時空的自己產生了不少改變,雖然他們並不能夠算是同一個人,但他看著這個本來冰冷而寂寞的夢境開始出現一些不可預期的光芒,屬於澤田綱吉的記憶和感情變得溫暖起來,對於斯佩德來說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斯佩德不曾認為除了埃琳娜以及喬托以外的人,能夠改變自己,何況是像綱吉那樣過於天真又和自己差異如此之大的孩子,但這卻是現實,確實改變了,他感受得到有什麼不同,比自己更溫暖、比自己更柔和的某種心情,卻無法言明。


 


你到底是使用了什麼方法,才能夠創造出這些改變?


不管是這個時空的歷史,或者是這個時空的斯佩德,那些變化彷彿理所當然。


澤田綱吉也許也不知道他來到這個時空後所帶來的影響有多麼巨大吧。


 


斯佩德走到可以說是儲藏著記憶的空間,卻發現有個人比自己更早站在那兒,通常這個夢境不會有兩個人存在,但如今的他們是特殊狀況,他寄宿在這個身體中,所以他會想辦法避開這個身體真正主人的意識,一旦被發現很可能會被加以驅逐。


但他看著那個人的身影,對方就站在閃耀著溫和的褐色光芒的記憶前方,用一種自己從來不曾看過的懊惱表情盯著那柔和的光芒,那人的側臉顯得憂鬱而沮喪,很奇怪,明明他們曾經是同一個人,斯佩德卻突然不明白對方在想些什麼。


 


『誰?』那個人突然轉過頭,或許是意識到有誰存在,卻沒辦法看見,『……你和綱吉一起出現,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我猜你並不會老實回答我。』對著沒有人回應的空間,用一種幾乎肯定的語氣繼續說下去,『我不清楚你的目的,但如果…這和綱吉有什麼關係,我會找到你,如果你是彭哥列的敵人,我會殺了你,但如果你是綱吉的同伴……』


 


斯佩德很好奇對方會怎麼想,但並沒有打算要回答他任何一句話。


 


『……希望你可以快點將他帶走。』


 


斯佩德愣了一下,發覺自己真的無法理解對方的思考。


就彷彿是兩個個體,眼前的『斯佩德』和曾經他以為的過去的『自己』已經完全不同了。


當時斯佩德沒能夠搞懂對方的意思,只聽見他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低喃。


 


『在來不及以前…』


 


 


 


 


20.5祈願


 


我早該知道的,當時他所說的話的意義。


他懊悔的臉龐和那種痛苦的姿態,是因為他開始意識到自底對澤田綱吉的感情。


但這有可能嗎?


放棄埃琳娜喜歡上另外一個人?


為何能夠如此輕易的捨棄那份感情,選擇去傷害自己最深愛的人?


這對我來說簡直太過可笑而難以想像,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對埃琳娜的愛情會淡去,我的世界總是只有埃琳娜的存在,不曾為其他人開放自己的內心,只有她才能照亮我的黑暗,或許正因為如此——才造成我和他決定性的差異。


 


我曾看見他親吻澤田綱吉,在那孩子不知道的時候,好幾次。


他就好像控制不住自己被吸引,觀看著那孩子的臉龐,撫摸他的頭髮,用最溫柔的視線凝視他,祈求著卻又害怕那孩子給予的一點點好意。雖然這一切就像是我待在他的體內,觀看著另外一個人的行為,我永遠都只是個旁觀者,我和他的精神永遠都不會完全相通,但或許是因為我寄宿於他的精神意識中,我可以感覺到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感情,儘管沉重的罪惡感以及迷網佔據大多數,但其中卻也隱隱包含著喜悅,以及非常溫熱的某種想法。


 


我認為那並不是愛情。


我對埃琳娜的愛不會輸給任何人,這讓我確信那種感覺並不是愛。


 


可我也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


就連和埃琳娜在一起的時光,我也不曾記憶這種感覺,這到底是什麼呢?


他所感覺到的東西終究不屬於我,所以我無法理解。


 


但不管我是否對這些事情的變化感到憤怒、難以理解,這依然不是我能夠插手的,我已經並非這個時代的人,甚至連擁有實體都不被允許,我只能夠看著事情的發生,看著埃琳娜哭泣,以及澤田綱吉的震驚與困惑。


 


所以我下了一個決定,我打算把指環還給澤田綱吉,一直以來我都選擇將他困在這個時代,讓他沒有辦法從這個時代逃出去,但阿爾貝已經死了,在我的那個時空造成埃琳娜死亡的罪魁禍首死了,雖然弗盧卡依然存在,而路西亞諾也仍然是首領,但我知道不能夠為了自己的不安而將那孩子困在這裡——如果綱吉無法接受這個時空的我所抱有的感情,如果他想要離開的話——我應該完成他的心願,然後這一切也許都會恢復原狀。


 


我想讓埃琳娜獲得幸福,所以,我知道必須讓她的愛人回到她的身邊。


我是這麼想的,我知道這是自私的想法,但我還是一心想要這麼做。


畢竟來到這個時空後,我唯一的願望就只有這個。


 


埃琳娜可以獲得幸福。


 


只是,嘗試進到澤田綱吉的意識比我想像中還要讓我覺得難受。


這是我來到這個時空後第一次與他接觸,剛剛進到他的夢境中就可以感受到他濃厚的愧疚感以及茫然,他在思考著是否可以接受那樣的情感,思考著自己的存在是否傷害到埃琳娜,搶走了埃琳娜的幸福,他把所有的錯都歸咎在自己的身上,明明這一切並不是因為他做了些什麼,而是『我』改變了。


 


啊啊,他總是這個模樣。


所以我才會認為他是軟弱的繼承者,他在思考事情以前總是先關注那些他所重視的同伴,而不思考怎麼樣讓組織最有效率的運作,他不怎麼聰明,很多事情總是不經大腦,但他的心意卻是最能夠傳達給別人的。


那個時候也是,對於身為敵人的我明明不需要給予任何安慰,他卻仍然給了我一個可以安心的理由,他的雙眼沒有任何憎惡,就好像我對他以及他的同伴所作的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被原諒的,而他仍然會關心我的事情,他希望我至少在最後一刻能夠得到真正的安息。


 


因為他那種軟弱與天真,現在我才會身在這個時空。


 


而我總是只思考自己的事情。為了救埃琳娜我可以犧牲澤田綱吉,他受傷了或者死去了或許我都感覺可有可無,只要埃琳娜可以活著。我希望埃琳娜得到應得的愛情,就算這必須要無視綱吉的意願或者是這個時代的『我』的真實感情也無所謂,只要把綱吉送走,『我』就不得不留在埃琳娜的身邊,一切都會回到原位。


 


但是,不知為何,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醜惡。


 


『真是愚昧的愧疚感,』我對他說,注視著他的背影直到那孩子轉過頭來,『澤田綱吉。』


 


『誰?』綱吉大概看不清我的身影吧,所以瞇起眼睛想要看清楚,可即便是如此綱吉也認出了我,那雙褐色的眼眸閃耀出一道喜悅的光芒,就好像意識到我還活著這件事情給予了他無比的喜悅,我討厭他的那個眼神,總能夠讓我更加厭惡自己。


 


『還不想回去嗎?』我問,並且把掌中的彭哥列指環遞了出去,我發覺我的聲音比以前要來得溫和,不知不覺間,我竟也有了改變,『把這麼重要的東西隨便的丟棄,你想要一輩子留在這裡?』


 


『你為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你會拿著指環,那個東西應該已經和阿爾貝一起……難道我會來這裡,還有這一切都是——』綱吉顯得很困惑,我能夠理解他的不安,但我本來以為他會更開心見到指環的,難道,他並不想要回去原本的時空嗎?


 


『也許,這只是你的一個夢而已。』我告訴他。


 


『你是說這個世界的事情嗎?』綱吉有點不能夠接受地呢喃著,最後,他叫了我的名字,『……斯佩德。』


 


那聲音讓我產生了動搖,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動搖。


但當他叫我的名字,讓我感覺我們非常靠近,好像我們是朋友,即便我們從來就沒有那樣親密的關係,但我仍然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在鼓動,對於澤田綱吉接納我的存在感覺到安心。


 


我在漫長的年歲中偽裝成別人,用不同的模樣、不同的性格以及不同的身分延續生命,沒有人知道我,沒有人認識我,我總是孤獨一個人,即便是回到了這個時空,埃琳娜、喬托或者其他彭哥列的人,也都已不再是我的同伴,我當初選擇背叛他們,就已經放棄了這份牽絆。


 


而此刻我突然意識到,如今這個世界上,我只剩下澤田綱吉一個人。


只有他,只有綱吉,認識真正的我。


 


『如果我說只要拿回這個你就可以從這漫長的夢中醒過來。』我說著,不知為何突然覺得手掌有些顫抖,本來是想著要讓綱吉回去才進入他的夢境把這個交給他的,但當意識到隨著綱吉的回去,我與這個世界唯一的連繫就會消失,竟可笑地害怕了起來,『你會拿回去嗎?』


 


『那是什麼意思?是說從這時代離開嗎?』


 


我以為他會立刻拿走指環,卻沒有,他好像擔心似地看著我,那雙眼睛如此清澈讓人輕易地就能理解他的想法,他不敢拿指環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敢就這麼回去,他恐懼著沒能夠幫到這個時代的斯佩德,恐懼著埃琳娜也許還會遭遇危險,恐懼著如果逃避的話,眼前的我會陷入不幸。


 


我忍不住笑出來,本來的那些惡毒的打算、計畫以及自私的心態全都消失了。


這讓我的心情一瞬間變得輕鬆無比。


 


『澤田綱吉,你真的是個多管閒事的人,到現在還猶豫這種事情,』我輕嘆著,然後這大概是第一次,我碰觸了綱吉的手,把指環交給他,並告訴他這段時間以來我內心真實的想法,當作是道謝,『但這段時間以來,我其實一直很喜歡你這種地方。』


 


我回到了自己的夢境。


指環也還給綱吉,但我很清楚他並沒有要離開這個時空的打算,感情的困擾什麼的對他而言都不是最重要的,雖然他很迷惘而痛苦,但即便如此綱吉也不會錯失真正重要的事情,綱吉比我更清楚守護的真正意義,事實是,他比我更加成熟,而我不管是以前或者現在仍像個孩子。


 


但有一件事情我是肯定的。


接觸了綱吉的夢境後,我意識到那孩子……是喜歡著『我』的。


 


諷刺的是,我竟有那麼一點高興。


撇除這段感情將會帶給埃琳娜巨大的悲傷,對於綱吉的想法我打從心底感到滿足,而我知道這個時代的『我』所感受到的那份溫暖,正是這份滿足感。


 


那種滿足感起源於綱吉彷彿什麼都能夠包容的心態,綱吉營造了一個很舒服的環境給他,一個可以讓他予取予求卻不用擔心綱吉會厭惡的環境,綱吉的強大和那少跟筋的好人性格,使他能夠完全信任,知道綱吉能夠為了保護埃琳娜而作任何事情,所以能夠做出一些無理的要求,正因為澤田綱吉是個傻瓜,不會去計較得失。


 


我能聽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聲響,儘管我仍然無法諒解這個時代的『我』所作的一切決定,厭惡他的自私傷害了埃琳娜,並選擇放棄這段感情而愛上澤田綱吉——但這並不是我可以決定的,因為我已經是一個亡魂,但這個時代的人們還活著,和我不同。


 


我勾起一抹笑來,嘲諷自己竟到這個時候才終於理解了自己在這個時空可以做的事情。


 


綱吉,如果說要我在這個時代做些什麼來改變過去的遺憾。


那麼,我希望埃琳娜可以活下來並且獲得幸福。


但我也絕對不希望你變得不幸。


 


所以你如果是真心想要幫助埃琳娜,那麼我也會幫助你完成任何你希望的事情。


即便這必須消耗我所有的力量以及生命,也沒有任何遺憾。


 


 


Tbc


 


作者廢話:


當初很多讀者問我說,未來的斯佩德在看見斯佩德移情別戀時到底怎麼想啊,所以這番外篇也稍微交代了一下。


我想他還是不太能夠認同,因為他還是深愛著埃琳娜的,以他的角度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個時代的斯佩德可以愛上綱吉,所以他本來其實是很想快點讓綱吉回家,但這也只是他的一廂情願。


 


斯佩德其實為了復仇犧牲很多東西,和綱吉的連繫可說是他後來因緣際會下才獲得的,雖然他們不算是朋友,但綱吉知道他的存在、並且為他而來到這個時空,所以光是這樣綱吉對斯佩德來說就是很重要的存在了。


意識到這件事情的他大概也不可能繼續認為犧牲綱吉來成就埃琳娜的一切是一件好事,也可以說未來的斯佩德直到這麼久以後才第一次把自己的心胸打開接納除了埃琳娜和喬托以外的人,所以才能夠稍稍理解這個時代的斯佩德會改變的理由。

评论

热度(80)

  1. 镜世千葉玥 转载了此文字